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下药的男人
下药的男人

下药的男人

这是这里的制服吗?雨墨不自在地拉着身上的超短裙,这裙子也未免太省布料了吧?总感觉屁股凉飕飕的。绽夜酒吧,一家在午夜12点过後才开启的酒吧。这里只招待上层人士,凡是进得来绽夜的,就说明他(她)不仅有钱,而且还有一定的社会地位。所以这里的隐秘性极高,服务员也是要经过精心选拔,专业培训的,雨墨还记得那经理把制服扔给她时候鄙夷的表情,特别强调了“精心”二字。
-   雨墨深吸了口气,把上衣的领子全部扣了起来,再用力往下拉了拉裙子,才走出更衣室。
-   更衣室外是另一个领班,她瞟了眼雨墨,冷冷地说,“跟我来吧。”
-  酒吧里面装饰华丽又不失品味,幽幽的蓝光流转,优雅的钢琴声穿插其中。抬头可以看到在酒吧的正中央摆了一台钢琴,一位身穿黑色燕尾服的演奏者正熟练地弹奏着理查德?克莱德曼的水边的阿狄丽娜。吧台旁边零星地坐着几个人,更多的是坐在幽暗的角落里或私语,或独自品酒。这里没有了一般酒吧的喧闹,相反更应该称为是雅致的高级会所。
-   “你,站在这里。包厢里的客人有任何要求,你都必须满足他们。听到没有?”-
  “嗯,好的!”雨墨乖巧地应声,之前好像过於杞人忧天了,这里的人看上去都文质彬彬的,应该不会做的太过为难吧。-
  “别以为自己是童小姐介绍来的就可以偷懒,真不知道童小姐怎麽会认识这种这麽上不了台面的人……”那人踩着高跟“笃笃”地走了。
-   雨墨对着领班的背影扮了个鬼脸,心想这次要好好谢谢伊儿了。要不是她介绍自己来这里工作并帮忙保密的话,恐怕她和小喵得去要饭了。
-   说起小喵,不知道他睡了没有,有没有想自己?想起他刚才在电话里向自己撒娇的声音,就不住笑了开来,为了小喵,自己再辛苦也没事。
-   “小姐,你好。能不能麻烦你进来收拾一下,我们不小心打翻了酒杯。”包厢的门打开,一个带金边眼镜的男人招呼着雨墨。-
  “哦,好的!”雨墨连忙跟着走了进去,这是一个小号包厢,沙发上另外坐着两个男人,都很斯文的样子,桌上打翻了一杯红酒,酒液顺着茶几往下淌。雨墨朝那两个男人微笑致意过後便蹲下身去整理了。
-   期间,三人好像是在洽谈公事,叽里呱啦的讲的似乎是日语。雨墨收拾完以後便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,那带眼镜的男人叫住了她。-
  “小姐,谢谢你的服务,为表示我的谢意,请你跟我喝杯酒可以吗?”那男人站了起身,倒了两杯酒,将其中一杯递给他,自己先把手里的那杯喝光了。“请。”
-  雨墨本来想推辞,但见这人已经喝了他自己的酒,想想喝了这杯也无妨吧,便将手里的酒也喝光了。-
  回去以後要好好跟小喵炫耀炫耀,自己居然能将一杯红酒一口干掉。见雨墨喝了酒,包厢里的人也没再为难她,就让她出去了。雨墨站在包厢门口吃吃地笑着。
-   嗯……好热。雨墨拉扯着衣领,将扣的严实的领子解开,手不住地扇风,却一点用也没有。难道是喝了酒的关系吗?雨墨摇了摇头,意识开始有些混沌,身子也慢慢地变软,靠着门不住下滑……-
  包厢的门打开,雨墨被抱了进去,门又被关上……-
  茶几上,一个少女不断滚动着身子,拉扯着自己的衣服。她白皙的大腿滑落在茶几的一侧,随着她身子的磨蹭,那件超短裙也不断地向上撩,露出她白色的棉质内裤。-
  “啊……”在身子接触到冰冷的玻璃的时候,少女忍不住溢出一声感叹,她转动着头,将脸贴在玻璃上,不住地摩挲着。但渐渐的,她发现这还远远不够解除她体内的热气。那热流在她体内流窜,在小腹徘徊,好像要宣泄出来但又不知从何而起。她的大腿勾住茶几的一脚,翻动着身子,双腿间的细缝无意识地擦到茶几的边缘,一股濡湿的粘液便涌了出来,在她白白的内裤上印下了一道水痕。-
  “真骚。”边上三个男人看得直咽口水,其中一个还拿着相机不停地在拍照。
-   “快点!解决掉交差。”带眼镜的男人喃喃地念着,“你也别怪我们,我们也是受人所托而已。”他慢慢伸出手,停在少女的内裤边缘,正要褪下。
-   “我要是你,就会马上把手放开了。”一个男声从门口传来,三人吓了一跳,回身只见是一个打扮花哨的少年倚在门边。
-   “哟,小朋友,你是来开眼界的吗?”眼镜男见只是一个16,7岁的少年便松了口气,“等叔叔们尝过这小嫩B也许会让你开开荤也说不定哦。”他满口黄腔地调笑着,伸手想完成刚才未完成的动作。
-   “啊──!我的手!”一把小刀直直穿过男人的手掌中,定在後面的墙上。
-   少年走近,勾起笑,“我说过,我要是你,就不会这麽愚蠢了。偏偏你们还是这麽笨。”
-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是谁?!”随着少年的接近,男人不住往後退,这小小少年,竟然可以将小刀穿过手掌,还能定在墙壁,看来是个不可小觑的角色。眼镜男使着眼神,旁边两个男人纷纷扑上来,却见少年只一个闪身,轻易就将两个男人撂倒在地了。-
  “啧啧,我的墙壁,我的地板呀,这下可都被你们弄脏了。”少年眸眼锐利,神情一冷,“没人告诉过你在这间酒吧不能惹事吗?这次的事我可以不跟你们计较,赔偿什麽的我会找你们主人好好讨论的。滚!”三个男人连滚带爬地跑出包厢,连相机也忘了拿。-
  少年走向茶几,俯视着少女。-
  少女对於发生的一切毫无所觉,她现在只想解除自身的痛苦。慢慢地,她好像摸索到了一个缓解体热的方法,她将下体贴在茶几的一角上不住的摩擦,随着她动作越来越快,细碎的呻吟也不断从她口中溢出,腿间的液体越来越多,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,把茶几都弄得光亮了。-
  少年上前将少女抱起,一下子失去慰藉的少女不满地哼声,不停地在少年怀里扭动着身子。
-   “啧,小骚货,我救了你知不知道?你应该怎麽报答我呢?”少年贴着少女的耳朵吹气,伸出舌头舔弄着那小巧的耳垂,“我看就以身相许吧。”-
  “嗯……”少女舒服的应声,将头埋进少年的怀里蹭着,好像是索取更多。-
  “记住了,我叫尤叙,我将是你第一个男人……”-
  KINGSIZE的大床,雨墨仰躺在上面,她身上的衣服早就被脱光了,黑色的床单将她的皮肤衬的越加剔透。尤叙将她的双手绑在床头的两侧,她睁着一双透澈的大眼,并不反抗,天真的表情恍若孩童。
-   “乖孩子。”
-  尤叙笑着伸手摸了摸她的脸,她也绽开一个憨憨的笑容回应着。他的食指顺着她的脸颊滑入她红艳的小嘴,在她嘴里挑逗了一会才不舍地离开,拖延出一缕银丝。然後继续向下,停在那对突起的柔软上。-
  尤叙轻轻逗弄着那早已挺立的乳尖,指尖上还残留着方才她嘴里的唾液,这下全抹在了她的乳尖上了。在尤叙的抚弄下,乳尖变得越来越坚硬,她嘤咛一声,挺起胸脯,直把自己的那对柔软往尤叙手里送。尤叙趴下身,张嘴含住了那只小巧玲珑的乳房,用舌头轻舔着那颗坚硬的乳头,还不时地啮咬着,并不断交换着左右的位置。而另一只手则慢慢沿着她的肚脐往下,深入她的腿间的花园,上下抚摸着内侧柔嫩的肌肤。
-   “小东西,把腿再张大一点。”尤叙恍若情人一般细声地在雨墨的耳边喁语,并把舌头慢慢探进雨墨小巧的耳蜗里。那湿热的舌头恍若小虫一样在她耳朵里爬着,弄的她痒痒的,但又不知道是哪里痒。她不耐的扭动着身子。-
  “听话,把腿张开,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了。”-
  那声音彷佛是勾魂的魔音,雨墨听从着指挥,慢慢地分开了大腿,那里早已是湿漉漉一片了,粉红的花蕊颤抖着,不断有淫水从蜜穴里流出。-
  “宝贝的小穴好嫩,粉红色的,真可爱。”尤叙低下头,满意地看着她的私处。他伸手拨开她的花瓣,找到那颗肉粉色的小珍珠,轻轻地抠弄了起来,并将另一只手食指埋进了小穴了。小穴里的嫩肉挤压着食指,紧紧包裹着它。仅仅是一根手指这里就包容不下了,那要是换成他的大肉棒,岂不是要将这嫩穴给戳破了?这麽想着,尤叙身下更硬了几分。他开始慢慢抽动了起食指,两只手相互配合着,越动越快。这番如此激烈的仗势,雨墨这个一如白纸的小处女怎麽受得了。
-   “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混乱的呻吟从雨墨的口中发出,她的下体如蛇一般摆动,想要逃开那根作怪的手指却又忍不住抬高臀让那手指更加深入。
-   “啊──”粉嫩的花瓣一阵痉挛,一股热液从蜜穴里急速喷涌了出来,淌湿了床单,一阵淡淡的香腥在空气里蔓延。
-   “哈……”雨墨小口地喘气,下面的小嘴也跟着一开一合地张着嘴。好像……还不够,她还想要更多的,将她的身子狠狠地贯穿,填充,她的意识早已是一片混沌了。-
  真是敏感的小淫娃,虽然是被下过药的,不过依他来看,这种女生只要加以调教绝对是不可方物,光是她这麽极品的嫩B就已经足以让男人欲死欲仙了。幸好今天去了酒吧,不然可就错过了这个猎物了。现在该是重头戏了,他站起身,脱下自己的裤子,那里早已变得巨大无比了。
-   他跪在雨墨的腿间,拉起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,将他的巨根抵在雨墨的穴口, 身子一沈,慢慢刺了进去。
-   “啊,好痛。”雨墨惊呼了起来,疼痛感将她的意识拉回了一点,她好像有点清楚了目前的状况,她惊恐地推搡着尤叙的身体,“不要……唔……”
-  尤叙低下头封住了雨墨的嘴,将她的领带解开。两人唇舌勾缠,尤叙高超的吻技再一次让她迷失了意识,他也趁机将欲望用力挺进了她的花心,撕破了中间的那层膜,慢慢律动起来。
-   “嘘,好好享受吧,你会爱上这种感觉的。”尤叙安抚地抵住雨墨的唇低语,轻轻移开薄唇吻去她眼角滑落的泪水,表情温柔,可下身却一刻不停地抽插起来。那巨大的男根完全拨出,又一次次齐根刺入,娇小的嫩穴困难地吞吐着那根粗长的肉棒。-
  “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随着尤叙的冲撞,药效的发挥,那疼痛感慢慢消失,取而代之是一阵阵的快感,一连串的呻吟从她的口中溢出。男人速度越来越快。-
  一时间,房间里满满都是肉体剧烈的撞击声和女人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。
-   黑色的大床上,雨墨的身子被顶的翻了起来,她眼神迷乱,双手紧筘住尤叙的背,在他的背上留下一道道指甲印。她紧窒,湿热的小穴将他的阴茎牢牢吸住,小穴里好像有无数双小手按摩着他的阴茎,饶是他这般阅女无数的情场高手也不得不为此疯狂。-
  他射过几次,却又马上硬了起来,并不断更换着姿势,更深更用力地挺入雨墨的体内。
-   就这样他们做了整夜,天渐渐破晓,尤叙洗过澡後拿了条湿热的毛巾出来,他走近床边,雨墨已沈沈地睡着,阖着的眼下有着淡淡的阴影,看来她已经是疲惫不堪了。他拉开雨墨的双腿,她的花瓣已经是又红又肿,穴口也是泥泞一片了,那里混合着滑腻透明的淫液,白浊浓稠的精液,还有一些血丝夹在里头。尤叙细心地帮忙清理着她的下体,动作轻柔,好像是对着珍贵的宝贝一般。-
  “小家夥,好好睡吧,祝你能有个好梦。”他温柔地在雨墨的额头上印下一吻。